二零一八年亏本或达22亿 ESP奥迪Q5IT公司思捷全世

2019-09-13 作者:服装鞋帽   |   浏览(200)

前指挥官马浩思离职前在2月底的中期业绩发布会上提出了核心业务和新业务并行的新改革方向。他表示核心业务会以欧洲35-50岁的消费者为目标客群,而新业务将利用垂直业务模式聚焦中国25-35岁的年轻客群,同时加强与天猫或未来与其它电商的合作,刺激数字业务的增长。

预计拟撤出澳新业务将引致一次性成本介乎 150 百万港元至 200 百万港元之间,预期将对截至2018年6月30日止财政年度之全年业绩产生负面影响。

真维斯的“8亿出售游戏”

近日,思捷环球控股有限公司董事会再次发表最新声明称,根据对集团截至2018年5月31日止十一个月未审计综合管理账目的初步审查,预计香港将录得约21.7亿港元的亏损至截至2018年6月30日止全财年的22.7亿港元。经营亏损高于预期9亿港元至9.5亿香港美元预计是由于客户流量减少导致收入下降的结果。

董事会认为整合分销版图继续成为集团提高盈利重点实施的举措,而且拟撤出澳新业务将让思捷环球重新发挥在亚太地区的盈利潜力。

总的来说,在传统零售市场吃尽了苦头的思捷环球,在稳定固有欧洲业务之余,也开始将更多心里投放在中国市场和其线上业务了,这在某种程度上的确印证了那句话:新零售是时代的选择。

同样如2018年5月3日宣布的那样,该集团打算剥离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亏损业务,这将导致一次性成本在1.8亿港元至2亿美元港元。由于财政年度直接管理零售店的销售表现逊于预期,商店关闭和租赁租赁的规定,直接管理零售店的固定资产减值,因此还计入了年度亏损。

据思捷环球中报,2018年集团亚太区中期息税前亏损3.62亿港元,加上近8亿的商誉减值,中期息税前总亏损11.53亿港元。包括中国业务商誉减值在内的7.94亿港元,集团中期非经营性开支达8.22亿港元。其中中国业务减值已经是集团三年来的第二次。

“那些高管在遥远的德国指挥中国市场,设计师坐在香港的办公楼里懒洋洋地喝咖啡,对于外界的快速更迭毫不知情”,当时负责Esprit在华业务的一位高管这样公开说道。

该公司表示,这一预期的LBIT主要归因于某些非经常性拨备和减值以及基础业务的预期经营亏损。如截至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止六个月的中期业绩所报告,由于近年来公司中国业务大幅下降,与中国有关的商誉及客户关系余额全部减值除税前业务7.94亿港元。

思捷环球首席执行官José Manuel Martínez Gutiérrez 马浩思在1月底的中期业绩会上已经透露称,品牌实体店方面会重新整顿,选在高街店铺和商场,而不再以百货为主,与此同时香港市场可能会将大型旗舰店转为小型店运营。

在全球营业额出现下滑态势,又推出剥离北美洲业务和关店策略后,随着全球批发和零售市场表现疲弱以及外汇带来的负面影响等综合因素作用下,思捷环球在2013财年遭遇了迎头痛击:年度血亏近44亿元。自此思捷环球算是走上了业绩崩坏的不归路。

还有更重要的Esprit自身问题之一,渠道问题,国际快时尚品牌入驻中国多以直营大店为主,抢先占领一二线城市主要大型综合体,渠道布局快速灵活,而以加盟模式的Esprit还是以传统百货渠道为主,代理模式往往带来的是行动迟缓,市场趋势看的清却做不到。

5月3日,思捷环球控股有限公司公告宣布为了巩固其业务基础,思捷环球有意开始撤出澳洲及新西兰亏损业务的程序。

据时尚头条网数据显示,在截至12月31日的上半财年内,集团业绩持续低迷,销售额同比下滑3.4%至80.39亿港元,净亏损达9.54亿港元。面对汹涌袭来的快时尚浪潮,Esprit在销售额即将跌破300亿港元之际决定向发展最为迅猛的Zara学习,同时邀请巴西女模特吉赛尔€€邦辰为品牌代言。

原创【中国服装圈€€1485期】

据援引消息人士透露,女装品牌Esprit母公司思捷环球大幅削减香港地区的门店面积。中报发布前,思捷环球表示,Esprit 位于尖沙咀广东道运营10年的店铺决定在3月期满后不再续租,该店自2008年即由Esprit 运营,初始租金240万港元,后两次加租至450万港元,总面积2.7万平方尺。礼顿中心的旗舰店由思捷环球首租于2014年,业主希慎已经以200万港元/月低调放租。

“富二代”消费观报告

今年2月份,Esprit品牌母公司思捷环球就公布了公司中期业绩。该公司实现收入约80.39亿港元,同比减少约3.4%;公司股东应占亏损9.54亿港元,这是思捷环球在继16-17财年实现扭亏为盈后,再度陷入亏损状态。

截至二零一七年六月三十日止财政年度,澳新业务为本集团带来收入 297 百万港元,占本集团总收入少于 2%。预期的撤资涉及关闭 67 间直接管理零售店铺,其中包括38 间百货公司内特约店和 13 个折扣特卖场。

其实再往前看,思捷环球业绩的下坡路自2008年全球爆发大规模金融危机之后就已显露了端倪。2009财年集团营业额开始下跌,经营效益亦自此不断下滑;2010,主要市场在欧洲的思捷环球决定剥离持续亏损的北美洲业务,同时策略性决定撤出西班牙、丹麦及瑞典的零售业务,并确定额外关闭80家亏损店铺,就此拉开其关店潮的序幕。

2017-18上半财年,Esprit在亚太区共关闭了51家门店,而相比之下,欧洲地区仅关闭了11家。中报发布前,思捷环球表示,Esprit 位于尖沙咀广东道运营10年的店铺决定在3月期满后不再续租,该处三层铺位自2008年即由Esprit 运营,初始租金240万港元,后两次加租至450万港元,总面积2.7万平方尺。礼顿中心的旗舰店由思捷环球首租于2014年,店铺位于礼顿道77号礼顿中心地下G13及G14号铺,业主希慎已经以200万港元/月低调放租。

撤出澳新业务将使管理层能够集中精力和资源发展中国、香港、台湾、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亚洲其他市场,并为未来带来利润增长的机会,以及避免我们在澳洲及新西兰低绩效的业务进一步亏损。

回顾上一财年,思捷环球还录得股东应占净利润6700万元,如今一年过去便要由盈转亏大出血蚀去22.5亿元之多,也是继2013财年净亏损43.88亿元及2015财年净亏损36.96亿元之后,集团交出的史上第三差的年度业绩了。

然而线上销售占比并不大,而且销售情况一直表现一般,这也是Esprit 的问题之一,对比欧洲市场,目前中国市场确实有些尴尬,那Esprit会不会像剥离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市场那样剥离中国市场,目前还没有相关消息,毕竟中国消费市场确实庞大,毕竟Esprit的形象在中国60、70、80后的心目中确实根深蒂固,我们倒是可以大胆幻想Esprit如果剥离中国市场,那就不如彻底撤出,或许想要彻底扭转是需要全新方式的!

海澜之家正式开始外卖模式

面对中国市场,曾经风光无限的Esprit,怎会如此狼狈,其一是竞争对手的强势导致公司在中国区业绩大受影响,并最终导致其在亚太区大规模关店。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思捷环球一步步走到如今这困窘的田地呢?

自今年3月交出堪称“史上最坏”中期成绩单后,6月思捷环球又发出了盈警公告,预期其截至今年6月30日止财年将录得21.7亿元至22.7亿元的经营亏损,而上一财年集团经营亏损仅为1.02亿元€€€€也就是说,2018财年思捷环球的经营亏损数额预期将同比超大幅度增加逾20倍。

爆款好文推荐:

【中国服装圈€€1516期】文章来源:港股解码

最近几年,传统零售业经历了最是风雨飘摇的行业低潮期,众多零售企业在一波时代浪潮裹挟之下纷纷负伤倒下,就连港股市场中经营素有“时装之王”美名的自有服饰品牌ESPRIT多年的思捷环球也不例外。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是Esprit今年6月发布后Esprit第二次发布盈利预警。此前思捷环球表示,预期经营亏损主要由于经管理层评估集团资产的公平值而出现非经常性拨备及减值,以及基础业务的预期经营亏损,并坦承公司近年在中国市场的销售额大幅下跌。

同步搜索:创业家、网易新闻、腾讯新闻、天天快报、知乎、百度新闻、一点资讯、搜狐、界面、今日头条、亿邦动力、中国品牌服装网、中国服装网专栏、MIC、CHIC...

大佬跌下神坛,思捷环球现巨亏

然而回望一路走来的际遇,眼下仍陷在巨额亏损泥潭中的思捷环球还远未能摆脱身上的桎梏,要重拾旧山河东山再起并不容易,但历史车轮滚滚向前,要翻身也只能埋头行进了。

今年迎来成立第50周年及于港股上市第25周年的ESPRIT,于20世纪80年代一度非常流行,其在青少年消费群体中尤为风靡,广受欢迎。在鼎盛时期,ESPRIT在国内国际各大商超遍地开花,是最受追捧的国际知名服饰品牌之一。但到了最近一个十年,ESPRIT的市场境遇开始变得不再景气。

森马上半年:前10大门店销售

谋转型寻出路,东山再起谈何容易?

具体而言,思捷环球的思路还是放在稳定原有核心业务及开发新业务两个大方向上。其核心业务板块的发展主要针对欧洲核心客户提供现有产品,目标是设计紧贴现有消费者群需求的产品系列以稳定销售表现,及通过快速改善现有业务的营运致力于提高盈利能力;新业务板块则意图按完全垂直业务模式为其线上渠道及新一代消费者开发新产品线。

以公司2013财年中期首录亏损起计,到今年3月公布2018财年中期业绩止,6年之间思捷环球累计亏损达到近百亿元,而当中盈利的年份累计也仅赚不足3亿。

在跌跌撞撞中几乎被行业发展和时代浪潮“拍在沙滩上”的思捷环球终于如梦方醒,开始研究一系列的转型策略措施,冀望于早日走出历史阴霾东山再起。思捷环球列出的几个变革要点包括品牌年轻化、产品升级、新一代渠道、市场规模优化及扩张和降低成本,同时继续进行分销网络整合,并专注于提高线下及线上渠道的销售效益。

艾莱依布局市场再有新举措

2013财年上半年,作为ESPRIT品牌母企的思捷环球首度交出亏损4.65亿元的成绩单;2013财年全年,其上市后最差业绩出炉:集团在该年度录得营业额明显下滑以及破天荒头一遭的43.88亿元净亏损,一举跌下固守多年的业内大佬神坛,此后公司经营及业绩表现几乎是一年不如一年了。

市场疲软 区域业务亏损 闭店潮:思捷环球的漫漫不归路

8月7日盘后,思捷环球再度更新其盈警消息,在6月披露的预期亏损范围基础上,公司进一步预告于2018财年将录得经营亏损约22.5亿元,倒是符合此前盈警公告披露的21.7亿元至22.7亿元的范围;同时公司预告于2018财年的净税项约为3.28亿元,综合之下思捷环球预计其于2018财年将录得股东应占净亏损约22.5亿元。

快时尚的行业困境加上自身的管理不善令Esprit的业绩翻身难上加难。Esprit母公司思捷环球昨日下午发布公告,该集团于截至2018年6月30日止财政年度的经营亏损预期约为22.5亿港元,上一财年则录得净利润6700万港元。由于零售店铺的客流量减少,集团预计收入下滑可能将延续至2019财年和2020财年,因此分别下调2018-2020财年收入预测至1.6%、2.9%和3.7%。

但由于Esprit与Zara的经营模式存在根本的区别,Esprit已不得不接受效仿Zara失败的事实。有分析认为,虽然Zara与Esprit均为服装品牌,但二者的本质区别在于,Zara背后倚靠的是一家重资产公司,50%的产品源于自家工厂,对产品货源拥有绝对的主动权。而Esprit则与其相反,是一家标准的轻资产公司,其冗长的供应链和庞大库存成为品牌变革的一大阻碍。

Zara去年单店销售超2300万

今年早些时候,Esprit全面清洗来自Zara的高管。3月,Jose Manuel Martínez Gutiérrez马浩思已卸任该公司执行董事及集团首席执行官,由Anders Kristiansen于6月1日接任。2012年8月,思捷环球以"打工皇帝"级的天价薪酬4035万港元挖来竞争对手Zara的主帅马浩思加盟,一度刺激集团股价当日暴涨38.4%。4月,Rafael Pastor Espuch卸任集团产品总裁。自2013年11月起,Pastor一直担任Esprit首席产品官,他此前在Zara担任女装部门高管。

自2013年以来思捷环球的业绩称得上是每况愈下了,集团营业额连年下跌,2012财年还有300亿,到2017财年就几乎仅剩半数只得约160亿元水平。盈利方面就更加不堪,最近五年集团在盈利和亏损之间多有反复,但仅看数据材料就知道了,即便当中几年公司勉强扭亏,但净利润额度都很小,这入账纯利较之2013财年和2015财年动辄几十亿元的亏损可说是杯水车薪。

迅销收购Lemaire品牌股权

思捷环球在今年6月的盈警公告中指明,近年其于中国的业务大幅下跌,这令集团就中国业务的商誉和客户关系余额作出7.94亿元的除税前减值;今年5月,集团又宣布拟撤出澳洲及新西兰的亏损业务,且预计将带来一次性成本开支约1.8亿至2亿元;“闭店潮”及直接管理零售店铺的固定资产减值也加剧了集团的亏损势态;加之在当下新零售浪潮席卷全行业的形势下,思捷环球仍以传统零售、批发分销及批授经营权为主要经营模式,这让其业绩表现受实体店流量下降导致收入下跌的影响更为显著。

而现阶段集团再陷亏损深渊的原因则更为多面且复杂。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发布于服装鞋帽,转载请注明出处:二零一八年亏本或达22亿 ESP奥迪Q5IT公司思捷全世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