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资本流入中国步伐趋缓 创造业南逃渐成大势

2019-11-03 作者:玩具模型   |   浏览(116)

人力成本上升,两税并轨实行,人民币不断升值,这些不可逆转的趋势,吞噬的不仅是跨国企业利润。跨国企业可以选择离去,他们曾从欧洲到美国,到日本,到台湾,到中国内地,现在他们可以选择去东南亚,去非洲。中国东南沿海,大量外向型制造业,面临着同样的成本压力,却无路可去,新的优势,尚未形成。

记者获悉的最新消息是,富士康将在印尼投资100亿美元设厂。此前不久,富士康刚宣布将向其他亚洲国家分散生产业务。

7月26日,联合国贸易发展组织全球同步发布《2011年世界投资报告》指出,尽管2010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上升了5%,达到12400亿美元,但其仍比危机前的均值低15%左右,比2007年时的最高值减少了近37%。就在全球FDI低迷之时,中国商务部日前发布今年1至6月中国实际使用外资金额等数字显示,外资流入中国的速度也开始趋缓。

中国制造,这张年轻的面孔正在失去魅力。

无独有偶,阿迪达斯7月传出将在今年年底前关闭其在华的最后一家直属工厂,再加上年初美国消费品巨头佳顿、卡特彼勒等世界500强企业纷纷将部分产品从中国多家代工工厂撤离,中国利用外商直接投资正快速下降。

业内专家表示,在制造成本上升和汇率升值的双重压力下,制造业外资向越南等其它国家“南逃”的趋势渐显。此外,中国吸收外资还面临着如何与产业逐步向中西部转移相结合的挑战。

近年来,跨国企业将业务撤离中国,搬回本国或者移师东南亚、非洲已经渐成趋势。

商务部8月16日公布数据显示,7月FDI金额75.8亿美元,同比下降8.7%,创下了两年内新低。而央行8月14日数据显示,7月中国银行[2.77 0.00% 股吧 研报]系统的外汇占款余额减少了38亿元。

现象 外资流入中国趋缓

在国际分工中,中国制造业处于“微笑曲线”的底部——获利最少的分工区间。这个市场的获得,依靠的是低成本——特别是低人力成本的比较优势。

据悉,今年1-7月,全国新批设立外商投资企业13677家,同比下降12.3%;实际使用外资金额666.7亿美元,同比下降3.6%。除此之外,新设立的外商投资企业也出现了大幅下降。

联合国贸发组织投资与企业司司长、《世界投资报告》主编詹晓宁26日表示,2010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上升了5%,达到12400亿美元。其中较为令人瞩目的是,发展中国家和转型经济体吸收了超过半数的全球国际直接投资,达到6420亿美元。其中,中国和中国香港的外资流入量实现了两位数增长,东亚地区的外资流入量上升至1880亿美元。中国的流入量上升了11%,达到1060亿美元。

人力成本上升,两税并轨实行,人民币不断升值,这些不可逆转的趋势,吞噬的不仅是跨国企业利润。跨国企业可以选择离去,他们曾从欧洲到美国,到日本,到台湾,到中国内地,现在他们可以选择去东南亚,去非洲。中国东南沿海,大量外向型制造业,面临着同样的成本压力,却无路可去,新的优势,尚未形成。

近年来,跨国公司撤出中国、减少对中国投资、向劳动力成本更加低廉的地区移动已成一定趋势,各跨国企业正加速撤离中国。

但是研究报告称,年底直接外资流入量仍比危机前的均值低15%左右,比2007年时的最高值减少了近37%。总体来看,投资仍然落后于已恢复至危机前水平的全球工业产值和贸易的复苏。

数据显示,中国仍然是FDI最亲睐的国家之一,但是FDI也显示,对服务业更有信心。留给中国制造的机会,已经所剩无多。

业内人士分析,FDI出现持续下滑的主要原因仍是欧债危机反复的影响,另外国内吸收外资的优势弱化也是原因之一。

在全球FDI低迷之时,中国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商务部日前公布今年1至6月数据显示中国吸收外资增速也在锐减。

知名外企竞相外迁

“今年外资持续下降,特别是这两个月下降,主要有两个原因。从国际来看,世界经济增长放缓,新兴经济体国家成为跨国公司战略布局新热点等因素,导致全球直接投资流向会发生一些新的变化。从国内来看,土地供应趋紧,劳动力成本不断上升等,使中国吸收外资的竞争优势有所弱化。”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在新闻发布会上称。

据悉,今年1至6月,中国实际使用外资金额608.91亿美元,同比增长18.4%。其中,6月当月实际使用外资128.63亿美元,同比增长2.83%,同比增速为年内最低。从投资来源地看,美欧对华投资延续了前几个月的低迷态势。今年1月至6月,来自欧盟27国的实际投入金额34.64亿美元,同比微增1.17%。而美国对华FDI仅16.79亿美元,同比大幅下降22.32%。

据商务部官网数据, 2012年1-7月,全国新批设立外商投资企业13677家,同比下降12.33%;实际使用外资金额666.69亿美元,同比下降3.64%。7月当月,全国新批设立外商投资企业1972家,同比下降7.76%;实际使用外资金额75.79亿美元,同比下降8.65%。

商务部公布的数据也证明,欧洲债务危机久拖未决使得欧盟对华投资持续低迷。1至7月欧盟对华实际投入外资金额39.7亿美元,同比下降2.7%。

联合国贸发会议官员梁国勇指出,2010年全球FDI有所回升,但幅度很小,从今年上半年看,情况有所改善,但世界范围FDI复苏的力度仍然较弱。主要原因在于:发达国家经济复苏乏力,债务危机严重,新兴经济体通胀抬头,不稳定因素增加,这些都对投资者信心造成负面影响。下半年情况如何还要看上述风险和不确定因素是否能有所好转,但现在看来前景并不乐观。

这是外资用脚投票的结果。近年来,知名外资企业在中国退出部分或全部业务的新闻,屡见报端。

“FDI持续下降是前几年总体趋势的集中体现。”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马宇告诉本报记者,FDI持续走低是意料之内,前几年外商投资整体持续增长主要是因为房地产和其他一些投机资本的加入,房地产遇冷后,FDI必然会出现持续下滑。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王晋斌教授表示,从过去的历史来看,FDI增长与全球经济增长密切相关。金融危机已经过去3年了,但全球经济复苏步伐艰难。发达经济体实体经济复苏困难重重、新兴经济体面临控通胀的压力,再加上逆周期的贸易政策,这些因素共同导致了FDI增速缓慢。

2 3 4

该数据公布后法国农业信贷银行策略师撰文称:“76亿的FDI还算可以,但FDI整体下滑趋势表明外国投资者对中国的经济前景信心下挫,市场情绪悲观。”

王晋斌还表示,从目前的全球经济形势来看,由于经济复苏疲软,下半年难以出现大的起色。

外向型制造业寒冬将至?

而兴业银行[12.56 0.88% 股吧 研报]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表示,自1997年以来,历年7月FDI新增量均较6月大幅回落,平均环比回落幅度在35%左右。

趋势 制造业外资“南逃”渐显

商务部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认为,面对外资的撤离,不比过度恐慌。外资或外企有进有出是很正常的事。作为最重要的优化配置资源,资本在全球范围内的优化配置节奏有可能适度放慢,但不会停滞下来。初步判断,在21世纪第二个10年,国际投资将在恢复性增长的基础上回归常态增长。

澳门葡萄京官方网站,佳顿、卡特彼勒3月份撤走后,福特汽车公司又将1.2万个工作岗位从中国和墨西哥迁回美国;与此同时,星巴克也把其陶瓷杯制造从中国撤回到美国中西部。

“全球经济和投资不景气对中国吸引外资的影响有,但并不大,因为中国经济自身的小环境决定了其对国际资本的吸引力仍然很大。”梁国勇表示,目前中国所面临的问题是,在制造业领域,由于劳动力等成本的不断上升,中国对外资的吸引力降低,日益面对来自越南等亚洲其他国家的挑战。虽然中国外资总量仍在增长,且稳居发展中国家首位,但利用外资结构不断向服务业倾斜,而房地产则成为热点,热钱之忧隐现。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组织《2012年世界投资报告》也显示,虽然外国直接投资同比下降,中国目前仍然是最受FDI青睐的经济体。

上述业内人士认为,在华外资已产生“制造业回流”现象,并有可能在未来几年内,出现外资大规模撤离中国的问题。

从《2011年世界投资报告》中我们不难看出,在发达国家眼里,吸引外资的传统国中国正逐渐被其他新兴市场经济体取代。报告指出,2010年南亚、东亚和东南亚的直接外资流入量上升了24%,达到3000亿美元,接近全球总量的1/4。2010年东南亚国家联盟成员国的直接外资流入量翻了一番以上,达到790亿美元。

中国近两年FDI走势:连续下挫,美国、欧盟都提出“制造业回归”、“实业再造”等声音。

对此沈丹阳表示,根据商务部监测,迄今尚未发现已经在华设立的外商投资企业大规模撤出的情况。不过,他认为,从中长期来看,不排除这种“回流”体现为美国和一些欧盟国家的制造业减少对外投资,包括减少对华投资的情况,对此商务部将密切关注。

詹晓宁表示,上述国家所采取的积极政策推动它们实现了上佳表现,而且似乎会保持这一趋势。诸如印度尼西亚和越南这样的东盟国家已发展成为低成本的生产基地,特别是低端制造业的基地,而本区域的最不发达国家获得了越来越多的直接外资,尤其是从邻国流入的外资。

《报告》显示,中国2011年FDI流入量增长8%,达到1240亿美元,世界排名第二,仅次于美国;同时,中国仍然是对FDI最具吸引力的经济体——贸发组织2012年进行的世界投资前景年度调查报告显示,在由跨国公司评选出来的最受欢迎的东道国排名中,中国排名第一,领先于排名第二的美国和排名第三的印度。

国家外汇管理局不久前发布的数据佐证了沈丹阳的说法。统计显示,上半年境外直接投资项下中方拥有主导权的资金流出增长74%,而外商直接投资和证券投资撤资、外方投资收益汇出等外资主要撤离渠道的资金流出仅增长15%。

“制造业领域的外资‘南逃’而非‘西进’是我国所面临的重要挑战之一。”梁国勇分析说,由于工资等制造成本不断上升,中国作为制造基地的竞争力下降。相应地,跨国公司在生产性项目的选址上开始将目光投向亚洲其他低收入国家,或干脆将生产基地从中国转向东南亚。“例如,中国多年来一直是耐克的头号生产基地,但现在已经让位于越南——对美国公司来说,这不是个别现象,而具有一定的普遍性。”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报告》也承认,印尼和泰国对FDI的吸引力明显提高,显示东南亚国家在吸引外资方面的竞争力增强。

“种种情况表明,当前吸收外资下降的现象是暂时的,多数跨国公司仍然对中国市场充满信心。”沈丹阳说。

“我们希望看到外资能够向西部转移,但近些年来,东西部经济增长趋同的趋势使得中西部一般劳动力的成本不断接近,使得西部劳动力成本优势大幅度降低,所以外资就转移到部分东南亚国家。这就是劳工成本上升和汇率升值双重效应带来的产业向外转移替代了产业在国内的区域内转移。”王晋斌分析道。

虽然《报告》支持中国仍然是对FDI最具吸引力的经济体,但是也指出,中国吸引FDI的结构开始向服务业倾斜。由于流入服务领域的FDI增加,流入制造业的FDI减缓,进入服务业的FDI首次超过了制造业。在服务业中,房地产、贸易和商业服务一直是吸引外资的重要行业。

尽管传统制造业吸收外资的优势正在逐步减弱,但中国高度开放的服务领域已成为吸收外资的新亮点。据商务部统计,1至7月中国共签订服务外包合同72853份,合同金额320.3亿美元,同比增长58.1%;执行金额231.9亿美元,同比增长52.7%。

此外业内专家还提出,近来房地产领域外资的过快增长尤其值得注意。王晋斌表示,由于劳工成本上升和汇率升值的双重压力,中国过去的低成本优势正在逐步减少,再加上大宗商品价格处于高位,电价等要素价格改革也推高了成本,制造业利润空间不断受到挤压,导致了FDI流向房地产等高利润行业。

对外直接投资还会继续涌入中国,但是尚未长大的中国制造,还有多少机会?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数据中多数分项都是负增长,中部地区实际使用外资仍保持着8.7%的增长。但由于占比较小,所以并未对数据有较大拉动作用。

挑战 利用外资如何与结构调整相结合

在如今制造业的国际分工中,各国的比较优势既体现在不同产业上,又反映在同一产业价值链的不同环节上。跨国公司正是利用各国在价值链环节上的差异,通过价值链拆分,把各个环节配置到能够满足其全球战略的最佳区位。

1-7月,中部地区实际使用外资54.4亿美元,同比增长8.7%,占全国总额的8.2%;东部地区实际使用外资569.8亿美元,下降3.5%;西部地区实际使用外资42.5亿美元,下降17.6%。

接受采访的专家认为,近年来中国吸收外资政策逐渐成熟,从外商投资指导目录,到反垄断法,到进一步做好利用外资工作的若干意见,再到日前建立外资并购安全审查制度的通知,一系列政策措施显示,在保持开放基调不变的前提下,中国利用外资正进入从“量”的剧增到“质”的飞跃的攻坚期。

而在这个分工的“微笑曲线”中,中国正是位于曲线的底部——获利最低的环节。

实际上,中西部对于外资的吸引力仍然很大。据媒体报道,近三个月来,西门子、富士、丰田、摩托罗拉、爱默生等100多家跨国公司负责人近10批次到重庆、四川、云南、陕西、新疆、海南等地区考察新兴产业项目投资。

“即使坐拥3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外资对中国经济的贡献仍不可低估。”梁国勇说,在这一量变到质变的攻坚期,如何通过吸引外资促进可持续发展,关键在于制定更有针对性和选择性的政策,“取跨国公司之长,补中国经济之短”。他认为,中国有关部门在制定全国统一的外资政策的同时,一定要强调各地方的特殊性。在外资审批权限充分下放的同时,应引导各地制定适合本地经济发展战略、具有独特性的外资政策。地方投资促进工作中应特别强调产业集群、龙头企业效应、细分和品牌策略等。

中国获得这个区位的分工,正是依靠着成本优势,而成本优势正在丧失。

“我们积极鼓励外商投资企业向中西部地区进行梯度转移。”商务部投资促进事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商务部一直在组织“跨国公司中国行”,行程包括重庆、青海、海南以及广西等地区。

“首先,中国是高储蓄国家,不缺钱,不一定非要利用外资,因此需要改革投资环境,如放松市场准入条件、改革金融系统效率来配置国内储蓄;其次,对于带有技术含量的外资进入还需要在政策上给予支持。”王晋斌说,现在我国的外资政策依然带有“促增长、保就业”的特色,比如说审批权的下放等。但中国发展到今天,必须要认真反思只要就业、不要利润、不顾资源浪费、扰乱国内市场的外资倾斜政策,要充分研究我们到底缺少什么。因此,即使是审批权下放,也需要有规划,有制度保证外资政策不走过去的路子。

而成本优势的丧失,不仅打击的是参与跨国公司的中国业务,还有一切以出口为导向的中国制造业。在国际竞争中,中国制造最大的传统优势正在丧失,新的优势并未出现——产业升级仍在半途。

另外,中西部有关省市出台的一系列优惠政策也是吸引跨国公司投资的重要因素。据记者了解,江西、重庆、新疆等地区政府出台“鼓励和支持战略性新兴产业和高新技术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从土地、园区扶持、财税、融资、产业服务、人才、优化投资环境等多个方面鼓励和支持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

“由于中国的工资水平和生产成本持续上升,因此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向中国大量转移的趋势已经放缓,流入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正在向高技术产业和服务业转移。”詹晓宁说,调查显示,中国是跨国企业在未来两年全球投资的首选地,中国吸收外资的前景将进一步被看好,这也同时得益于中国整体产业结构的优化,以及地区间产业升级与转移:如东部沿海地区的服务业和高新产业得到进一步增强,而制造业则加快了向西部地区转移的速度。

1 2 3

“欧债危机的持续发酵令欧洲经济未来几年的前景日渐黯淡,加上美国经济也不景气,一些欧洲最大型的跨国公司便将主要业务投向中国。由于中西部的成本优势与发展机遇,跨国公司投向中西部的项目与业务大增。”德意志银行的一份报告称。

王晋斌认为,目前中国还是最吸引外资的国家之一,未来吸引外资的因素会发生变化,特别是透明的制度建设将成为吸引外资的核心因素。

据21世纪网统计,自2004年来,澳大利亚第二大啤酒商狮王集团作价1.54亿美元,把在中国业务打包卖给了SAB Miller入股的华润啤酒公司。此后荷兰菲仕兰集团宣布结束在华的乳品生产和经营业务,耐克、阿迪达斯关闭中国代工厂等,拉开了外企撤走中国制造业风潮的序幕。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姚坚表示,受一些大项目的影响,外资每个月的情况会有所波动。虽然6月单月增速出现放缓,但是FDI增长总体还是平稳的。中国吸引外资整体的背景和环境没有变化,市场仍然巨大,法律环境在进一步完善。从中长期看,中国还会成为吸收外资最主要的东道国。

统计显示,2011年,百事卖掉中国的瓶装业务。2012年3月开始,美国消费品巨擘佳顿公司,将“Miken”碳纤维棒球和安全器材“First Alert”烟雾警报器的生产撤回到美国本土。

此外,福特汽车公司,要把1.2万个工作岗位从墨西哥和中国迁回美国,星巴克,也把它的陶瓷杯制造,从中国转回美国中西部。

伊藤洋华堂则选择把95%功能性内衣生产在中国,2012年,伊藤洋华堂计划将部分产能转移至泰国等东南亚国家,预计在华生产占比降至75%。爱世克斯(ASICS)和水野(MIZUNO)降低在华运动鞋等运动用品生产比例,扩大在越南、印尼生产规模。

其他将部分或全部业务退出中国的还有:建筑机械公司卡特彼勒、耳机生产商Sleek Audio、玩具生产商Wham-O、ATM机器生产商NCR等。

最近的一个案例是,今年7月18日,体育用品制造商阿迪达斯表示,公司将于10月底关闭在华仅有的一家直属工厂。而其竞争对手耐克,早在2009年就关闭了位于江苏太仓的在华唯一鞋厂。

阿迪达斯的生产基地,曾从欧洲转移到到日本,接着迁徙到韩国和中国台湾,然后到中国大陆,现在又将从中国大陆离开。

与之对应的是,Clarks、K-Swiss、Bakers等国际鞋业巨头也已纷纷增设在越南、印尼的生产线。

资本永远在追逐利润,国际资本的转移,显示着中国制造业低成本的比较优势正在消失。其中,以人力成本的急剧上升最为明显。

1 3 4

人力成本上升、两税并轨、人民币升值压力“三座大山”

人口红利的消失,被认为是外商投资中国制造业发生转移的最大因素。

据21世纪网在苏州实地调研了解,阿迪斯达关闭其苏州工厂,最直接的原因便是人力成本上升太快。目前,苏州工人的人均工资已经接近每月3000块左右。

英国媒体爆料称,阿迪达斯仅向为其生产伦敦奥运会特许商品的柬埔寨服装厂工人支付每周15美元工资。阿迪达斯最后纠正当地工人月平均工资为130美元,折合成人民币也只有828元。与苏州相比,其成本优势明显。

事实上,中国人力成本的上升,并非一朝一夕。

首都经贸大学副教授袁霓在其2012年发表的《对中国经济的探讨——从刘易斯曲线、人口红利、库兹涅茨曲线角度出发》一文中,介绍了中国“用工荒”近年的情况。

据其介绍,从2004年开始,我国沿海地区逐渐产生“用工荒”现象。特别是在金融危机背景下,2010年春节后“用工荒”再次发生,表现以劳动密集型为主的中小型制造业缺乏普通工人,以资本密集型或技术密集型为主的企业缺乏熟练工人。2011年一季度,我国农民工工资增加超过了10%,月收入水平突破1800元/月。

而根据波士顿咨询顾问报告,从2005年至2010年,中国工资涨幅达69%。渣打银行在2012年3月对超过200个制造商的调查显示,在2012年前三月工资已经上升了10%。

海关总署对1856家企业的问卷调查显示,80.4%的企业反映劳动力成本上升,56.4%的企业反映汇率成本显著上升,56%的企业反映原材料成本上升。上海美国商会有91%的会员都提到了中国飞速上涨的劳动力成本。

经过多年人均工资的增长,中国的人力成本比较优势已经越来越小。在人力这个资源要素上,更具比较优势的是东南亚与非洲部分国家。

据日本贸易振兴会的统计资料显示,与中国相比,同样条件下,越南的生产成本比中国低15%至30%;相对于我国内地,去年越南工厂工人的平均月薪约为136美元,印度尼西亚约为129美元,而中国工人已经达到413美元的平均月薪,是越南和印尼的三倍以上。

据法国媒体报道,中国服装加工业工人工资已涨到每月180欧元到300欧元,与白俄罗斯大致等同,而马达加斯加仅为50欧元。越来越多的法国服装品牌,如艾格、西里欧,都开始在马达加斯加上建立加工地。

中国欧盟商会主席伍德克预计到2020年,制造业成本可能翻2倍至3倍。根据全球商业谘询服务公司AlixPartners的分析,如果中国汇率及运输成本每年提高5%,工资每年提高30%,那么到2015年,在中国和在美国设厂的成本差别不大。

在中国日渐上升的成本不仅仅是人力成本。税收上,外资企业的“超国民待遇”也正在失效。2008年新《企业所得税法》及其实施条例施行后,外商投资企业和外国企业原来执行的再投资退税、特许权使用费免税和定期减免税等税收优惠政策面临取消。

新税法规定,07年3月16日后设立的外资企业不再享有两免三减半的优惠政策。自2008年1月1日起,原享受低税率优惠政策的企业,在新税法施行后5年内逐步过渡到法定税率。这意味着,至2013年,外商投资企业就将全面失去税收上的优势。

此外,人民币升值压力,导致外企在华成本全面上升,也是外企撤离中国的重要原因之一。

1 2 4

人力成本上升,两税并轨实行,人民币不断升值,这些不可逆转的趋势,吞噬的不仅是跨国企业利润。跨国企业可以选择离去,他们曾从欧洲到美国,到日本,到台湾,到中国内地,现在他们可以选择去东南亚,去非洲。中国东南沿海,大量外向型制造业,面临着同样的成本压力,却无路可去,新的优势,尚未形成。

中国制造,这张年轻的面孔正在失去魅力。

近年来,跨国企业将业务撤离中国,搬回本国或者移师东南亚、非洲已经渐成趋势。

在国际分工中,中国制造业处于“微笑曲线”的底部——获利最少的分工区间。这个市场的获得,依靠的是低成本——特别是低人力成本的比较优势。

人力成本上升,两税并轨实行,人民币不断升值,这些不可逆转的趋势,吞噬的不仅是跨国企业利润。跨国企业可以选择离去,他们曾从欧洲到美国,到日本,到台湾,到中国内地,现在他们可以选择去东南亚,去非洲。中国东南沿海,大量外向型制造业,面临着同样的成本压力,却无路可去,新的优势,尚未形成。

数据显示,中国仍然是FDI最亲睐的国家之一,但是FDI也显示,对服务业更有信心。留给中国制造的机会,已经所剩无多。

知名外企竞相外迁

据商务部官网数据, 2012年1-7月,全国新批设立外商投资企业13677家,同比下降12.33%;实际使用外资金额666.69亿美元,同比下降3.64%。7月当月,全国新批设立外商投资企业1972家,同比下降7.76%;实际使用外资金额75.79亿美元,同比下降8.65%。

这是外资用脚投票的结果。近年来,知名外资企业在中国退出部分或全部业务的新闻,屡见报端。

2 3 4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发布于玩具模型,转载请注明出处:外国资本流入中国步伐趋缓 创造业南逃渐成大势

关键词: